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毕之航的网络日志

独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潇洒之风神 旷达之境界 先天下而觉

 
 
 

日志

 
 

自己的纪念  

2007-07-03 00:35:09|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纸、电视、网络上充满着香港回归10周年的纪念活动。

    这勾起我的怀旧习惯。

   10年前的这几天,我们沉浸在一种从未有过的愉快和兴奋中,这不单是由于香港就要回归祖国,我们这些小“愤青”激动异常,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毕业设计已通过答辩,大伙整个的处于一种空前的放松和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兴奋中。

   所有的同学都有了着落,大家不再为找工作的奔忙,于是为分别而忙碌,互相写留言册、互相赠送照片。

  从6月中旬就在学校的图书馆前面的香港回归的倒记日牌前开始拍照留念了,有独自的各种姿势照、也有同宿舍、同班的不同组合照,还有各种学生组织的合影,似乎这剩下的日子就是为拍照而安排的。

  在欢乐的忙乱中,我们终于等到了6月30日的午夜!

  几乎所有的人早早守在了教室的电视机前,等待那个庄严的时刻的到来,

  也许那是我们人数最多的最后一次在熟悉和要永远离开的教室的守侯。

  我们在电视上注视着“米”字旗的降落和五星红旗的升起。

  我们看到江主席宣告香港特区政府成立;

  我们看到董建华先生和他的同僚们向江主席宣誓;

  我们看到子弟兵穿过罗湖大桥;

  我们看到大英帝国的仪仗士兵大大咧咧退场的情景;

  ...  ...

  我们真得热泪盈眶。

  那一夜,彻夜无眠,我们把电视守到最后,天亮的时候,许多人意犹未尽,跑到东方红广场去看升旗仪式。

 一个另整个世界华人兴奋的时刻!

  那个日子,邓小平的“一定要到香港走一走,看一看”愿望未能实现成为全国人民的遗憾。是我们谈论最多的话题。

  在香港回归后第三天,我们参加了毕业典礼。我们聆听校长马怡良先生的精彩演讲。

  那一天有当日翔实的日记:

  昨夜下了一夜雨。

  现在依然在挥洒,“七一”的热情仍未消减,只是因了凉意而不再生出因酷热引起的焦燥不安的情绪。

 真的,躺在被窝谛听雨声是一种亨受,因再有几日便永远告别这里就不免含有些须惆怅。拉开帘子再看看这有些狭促之感的房间,就更让人依恋这床铺的温适了。诸位的行李大都捆束完毕,只是还要寄存几日,之后便要各奔东西。

大约8:00刚过,我们可爱的罗克义先生便带着些恼怒推门进来,愤愤不平地样子连骂带喊道;“还不快点,人家都巳进入礼堂了!”于是,才爬起来,穿衣,洗一把脸,跑出楼去,雨正下的急,好些人还在门口等侯搭乘人家的雨伞,但更多的还是冒雨飞跑!免不了跑一回雨,拿一回凳子,再赶往礼堂,其实才进了几个学生,看来罗先生刚才也只是想把我们的散漫最后改一次。礼堂的舞台上,早巳布置完好,上面红条上有几个白色大字“兰州工专九七届毕业典礼”上面的都很熟悉,体态丰腴正气浩然的就是马怡良先生,略有消瘦的便是和蔼的曹春荣先生,其余的有王家勋副校长,闫高祖学生处长及各系的负责人。

毕业典礼的程序很简单,首先是演奏国歌,全场肃立,其次是学生处长闫先生宣布合格毕业生及甘肃省优秀大学毕业生名单,第三次即为毕业设计优秀者授奖,最后是马怡良校长讲话。校长的话很精彩,首先他表达了和我们国人一样的热情,为香港回归而欢呼,然后自然引出我们国力的强盛,并勉励我们去在改革时代抓住机遇,大显身手,为工专争气,当然,他也说到国家面临的问题和我们面临的问题,最后他送了三句话,

第一:谦虚谨慎

第二:埋头苦干

第三:搞好团结

为这三句话他讲了很大的篇幅,最后他向我们跨越世纪的大学毕业生说了“再见”

全场掌声震动,经久不息。

别了,工专!

这是一个句号。

记得1994年9月21日,我们举行了开学典礼,如今在同一个地方,又举行毕业典礼,此一去,前程如何呢?以前为考大学,大多是茫茫无知,其间更多的是天真烂漫的理想,但当进入这所学校后,便无端地生出怅惘,因而便恨这里的一切,可毕竞你走在天涯海角,这所大学始终是你的一环,怎么能抹去这一千多日子呢?

是的,往年如因,如烟的正是人生路

别了,工专

我的记忆如同沸腾着的熔炉,眼前的工专巳不仅是单位,机关,建筑物。它依然是记忆中的印象:小小的草坪;小小的操场;低低的教学楼;小小的,是饭厅,是舞厅,是舞台,是羽毛球场,是会厅的多用礼堂名曰昆仑堂,过去没有过去又有了过去空洞现在依然空洞的图书馆。

吴春先生“六百多座”的自豪宣称依然如同笑柄,然而我的工专记忆将由此打住。未来也许会更好,但如今,只能记忆这些,……..

别了,校友

三年共渡的时光一去不返,那些曾有的早巳一扫而空。

                          以上写于1997年7月3日

  10年后的7月2日,又是一天的雨。

  我坐在自己地安逸的居室里竟然无法把当年的情形连成一片,漠漠地冷视窗外的湿气浓重的氤氲,那些昔友的形象已经很模糊,无法想象——即使和其中的几位视频过。

  我也无法想象当年萧扬是如何用文言文给几个友人写赠序的,也无法再找到那种激情。

  雨声里,香港回归的10年庆典也遥远无际。

  雨声里,我对着自己,想起李清照的声声慢,想起苏东坡的江城子,想起秋瑾的秋风秋雨愁煞人,

  想起戴望舒的雨巷。

  一种低徊,一种伤痛。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