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毕之航的网络日志

独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潇洒之风神 旷达之境界 先天下而觉

 
 
 

日志

 
 

怀念吴子元先生  

2008-04-26 12:02:03|  分类: 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先生是我的高中化学老师。

1993年,学校安排年近花甲的吴先生给我们这些高四的学生带化学,这让许多同学愤愤不平,那时老教师给人的印象是讲课唠叨,闲话连篇,往往言未正传下课铃就响了,虽然可能很愉快地度过45分钟,但你总结收获时却总是一片空白。

   老先生以他渊博的学识和独特的见解让我们眼前一亮,就我个人的感觉,从那时起,化学就变得简单和轻松,而且考试分数一路上升,以致后来在高考中取得了好成绩。

  老先生没有歧视我们这些落榜的补习生,上课伊始他就给我们算帐:你努力一下,每门课(在高考中)至少比前一年多作对两道题,即每门提高6-10分,这样累计下来,一年你要提高40-60分,这不就考上了吗?还有你再不行,一年提高20-30分,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坚持一下你就考上了,多考几年,有什么关系,人家做贼的也光眉画脸的,你有什么伤脸(羞愧)的。只要考上个学,你就有了新的起点,观念和现在在农村的情况就不一样了。

    其实他的化学课很简单也很有个性,每节只讲四道题,不多讲也不少讲。一道题他可以把一本书的内容涵盖起来,而且对实验细节细致入微的讲解给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你不能不佩服老先生有惊人的记忆力,于是关于中科院化学所的一些经典矿样分析案例在我们脑海栩栩如生。类似哲学的提炼又让你思维豁然,他说,化学其实讲的就是物质的结构和性质,是内容与形式,二者是本质与现象的关系,又有某种对应,于是我们可以通过对性质的分析来确定结构,反过来,知道结构可以推断他应该具有的一些性质。对于课本上常出现的“全部、基本上、100%,”他有过精彩的解析,汉语语词“全部”是不能用100%来代替的,“全部”也许是99%或99.9%,但永远不能成为100%,百分百是绝对,世界上不存在这样的绝对,尤其关于化学中物质浓度和纯度的表述更是如此。

   吴先生没有青年教师的清高,他会在课余点上一支香烟坐在我们中间聊关于人生与社会,甚至给我们有些喜欢白天睡觉晚上用功的同学号一下脉,开点中药,让他振作精神好好努力。或者指点一下学习英语的方法。

关于吴先生的过去也就从他的片言只句中了解了一些。

吴先生出身于卦台山下吴家庄的一个阴阳世家,是50年代初三阳川里的第一个清华大学生;在校期间做为学生的他几乎成了教授的助教,毕业后他在中科院化学所工作,后来被划为右派遣送还乡。“文革”结束平反后,郭沫若曾写信邀他回去工作,他以知识大都荒芜婉拒。80年代初地方落实政策把他安排在中滩中学任教。也许从那时起他改名吴新机。80年代后期转调我们学校(渭南农中)。他带过的课有数学、英语、俄语、化学等,

 过去最值得回忆的是他偶然给周恩来总理当了一回翻译,总理来视察化学所,看望一些苏联专家,碰巧俄文翻译不再场,同事们情急之下,一致推荐他这个西北的土包子临时替补,他很流利地完成这个特殊任务,受到了总理的赞扬。

而现在那些把他叫先生的同学有几个在北大、清华当教授,成了专家。讲到这些他会感叹说,个人命运永远是社会命运的一部分,你永远摆脱不了社会的影响。

   先生辞世已经6年,说起他的人生际遇总会让人唏嘘不已,我们甚至做了许多假设,如果没有“文革”、或者老先生没有被划为右派,或者他回到自己原来的化学研究岗位上,一定会做出成就,一定会成为院士、教授,也一定会成为我们川里的名人的。

(2008-4-26)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