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毕之航的网络日志

独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潇洒之风神 旷达之境界 先天下而觉

 
 
 

日志

 
 

填词是编程艺术  

2010-08-04 19:51:07|  分类: 自己的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人喜欢宋词,喜欢那种长短又有韵律节奏的诗句,人也喜欢模拟着去写,如果填写的合格合韵而且表意畅达兼有艺术的感觉,那就应该认为是完全的“填词”了。而如果所写的东西仅仅和词牌要求的外形(字数、句子长短)一样,实际上不符合词牌所规定的格律,只能称之为“山寨词”。

   可不,对现在的人们来说,要熟练玩弄1000年前在中国大地上流行的这种语言游戏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在宋朝,那时候的人没有像今天可玩的东西那么多,只好闲下来玩点文字游戏,互相比试点才情。于是大伙是按照自己的唱歌曲牌的习惯去填词,用的是自己的口语和熟悉歌曲,填一曲歌子似乎不太费劲,但后来这些歌曲因为没有录音机可以保留,歌曲如何唱听不到了,人们却仍喜欢玩这种文字游戏,有些人就对照同一个词牌的作品总结出失去音响后的纯文字的词牌要求的格律,就是我们熟知的平平仄仄等等。

  今天对照着词牌填词,并没有宋朝人那么容易,因为我们虽然填的是宋词,遵循的却是明、清人总结出来的格律(词谱)和韵部,如果不符合格律和用韵要求,那就被方家所耻笑了,笑你趋附风雅,笑你什么都不懂,真不知道宋朝人如果穿越到今天,看到我们该有多滑稽。

不过,填词真的很有意思,对文字的排布跟我们今天给计算机编程一样。

以下是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栏杆处,正恁闲愁。

格律如下:

仄中平仄仄仄平平,中中仄平平(韵)。仄平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韵)。中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中仄平平仄,中仄平平(韵)。 中仄中平中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韵)。

仄平平中仄,中仄仄平平(韵)。 仄平平、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仄平平(韵)。 平平仄、仄平平仄,中仄平平(韵)

如果我们赋平为“0”,赋仄为“1”,把以上格律的“中”参照柳词定值则以上格律如下:

10011100,10100。10011,0011,1100。011001,11100。11001,1100。

011001,10011,1100。10011,11100。1001001,11011100。0011001,1100。(句号处为韵脚,意同终止符)

这样我们看到,诗词格律变成了计算机汇编程语言:由一连串的1和0组成有规律的系列(程序指令)。

通过编程,我们眼前的许多实在的东西进入了计算机构成的虚拟世界。计算机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点是基于人么对这个现实世界事物的“二值”体,认即布尔代数(或称布尔逻辑),人们对世界上的事物的状态描述一般都有相对两个概念如高和低,大和小,长和段,有和无,这和我们的祖先对语言的理解是一样的,每一个字的发音都有一个度或高或低把它认定为平或者仄。这样看填词就是根据文字的的平仄进行编程,这个程序有固定的格式。至于编出来后,是否能够有宋词的那种感觉,就需要看自己的对语艺术的掌握程度了。

事实上对今天的我们来说,填词的基础困难在于和古人对文字平仄判定上有出入,填词的高层困难在于对语言艺术的使用不够娴熟,以此分类,我们就会看到一些不符合格律但很有韵味也很美的一些“诗词”;也会看到一些符合格律却生硬艰涩,没有语言艺术感觉的“诗词”。这两个极致很有意思,前者被方家鄙视,后者被外家推崇。

此外还有一种叫“宋词”的东西,在文化大革命中,在高层的导引下,很泛滥的,如郭沫若的一些词作:

《水调歌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周年》1976年5月12日
 四海《通知》遍, 文革卷风云。 阶级斗争纲举, 打倒刘和林, 十载春风化雨, 喜见山花烂漫, 莺梭织锦勤。     茁茁新苗壮, 天下凯歌声。走资派, 奋螳臂,dxp,妄图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 “三项为纲”批透,复辟罪行怒讨,动地走雷霆。主席挥巨手,团结大进军。

《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1976年10月21日 
 大快人心事, 揪出四人帮。政治流氓文痞,狗头军师张;还有精生白骨,自比则天武后,铁帚扫而光。      篡党夺权者,一枕梦黄梁。野心大,阴谋毒,诡计狂。真是罪该万死!迫害红太阳。接班人是俊杰,遗志继承果断,功绩何辉煌。拥护华zhuxi,拥护党中央。

   自古以来国人讲诗必言志,所谓言为心声,当语言艺术被变为某种工具的时候,我们很难想象艺术如何成为艺术。可惜的是这种风格教坏了一大批人,带坏了几个时代,乃至到今天我们常在一些媒体上见到类似郭沫若的词作。似乎在一些政治人物手中那些本来或温婉或壮丽的宋词不过是比较省事的格律报告,既能歌功颂德,又不需要太多的文字而且还能趋附风雅。这大约就是仍然有一些领导们或郭沫若们乐于此道的原因。

(2010.8.1)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