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毕之航的网络日志

独立之精神 自由之思想 潇洒之风神 旷达之境界 先天下而觉

 
 
 

日志

 
 

天水缘何多土堡  

2010-09-30 22:32:49|  分类: 自己的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水境内的土堡之多,在全国是很罕见的。

据民国28年修撰的《天水县志》记载,当时的天水县有土堡总计有520座,土堡不仅仅是一村一堡,甚至有好几个村子有两个土堡的情况,如我们熟知的花牛寨就有两座,一座在南山上,一座在村中。

按照这个数字,我们可以推断,现在天水市所辖的境内的土堡数量应该在25003000座之间,而现在的天水市面积为14392平方公里,也就是说在今天的天水境内每5平方公里左右就有一座土堡!

当我们乘车经过天水任何一个山谷的时候,我们总能看到这些高置在头顶的用夯土筑成的小小城堡,这些土堡几乎都建在地理位置比较险要、易守难攻的山梁上,有的已经只剩下四面城墙,有的里面住着人家,有的长满麦子、玉米。更有的变成了寺院、道观、神庙。

面对如此众多的土堡,我们很纳闷这些巍峨的人工到底建于何时,有什么用呢?

民国《天水县志》卷二专门为这些土堡立了名录,对土堡的名称、位置,所属村落做了汇编。对土堡的现状用了三个字:存、破、废,同时注明了土堡的建设时间。最多的是“创始年不详”,此外有离现在最近的三个创建或维修时期:一个是同治年间,一个是光绪二十一到年,还有一个是民国元年到二十年;

土堡,就是一个小城池,消极的说其作用就是在敌人来犯时,村民在其中避难;积极的说就是一种防御工事,易于打击来犯之敌。

为了更容易说明土堡的作用,我们还是先看看,最近修筑土堡和重修土堡的三个时期五六十年间,天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修建或重修这些土堡呢?

从《天水县志》的记载中,我们可以用“匪乱秦州”概括天水的这段清末民初的历史。如果有好事者编电视剧,这是一个很真实也很吸引眼球的题材。这是一个充满惊悚、凶杀、掠夺、悲号、天灾、瘟疫、饥饿、死亡等一切黑暗名词的时代。政府、军阀、土匪互相争斗不已,地处陇右的天水人民演绎着一部悲壮的生存挣扎史,而增建和重修流落到今天的土堡的便是这一段最黑暗历史的见证。

从公元1860年到1930年,我们看看天水的一些大事。

1、同治二年(公元1864年)九月,赖文光部太平军由略阳进入甘肃,至两当与曹灿章所率哥老会会合后,分部攻陇南,曹部攻徽县,赖文光则北上进入三岔厅界,十月初一日抵利桥,利桥营都司袁学德率守军阻击于秦岭,结果被击败。次日,太平军进至三岔城,州判杨成、把总马忠臣率军固守,太平军从城墙脚掘开地道,置入火药,初六日引燃后,轰陷城垣入城。杨成、马忠臣率众巷战,均死于阵,城内军民被杀、战死者不在少数... 十一月二十八日,林之望、张华、陈德胜三路均抵三岔,旋向城内发起进攻,并用大炮轰击。太平军不能拒,遂携所掠财物出南门,往陕西而去。

根据潘守正先生的《天水历代战事记》)

2、民国元年(1911年),黄钺反正,省府派回军马忠贤部进驻秦州,夜间派兵四处抢掠;

3、民国2年,豫匪白朗率2万多人攻破县城,杀伤70余人抢掠财务价值50万银元,而由赵倜率领的北洋陆军等在剿匪追击过程中,致沿途六十里内惨遭蹂躏杀伤,财务掠夺无数;

4、民国79月,滇军叶荃部来攻城,在东泉镇、新兴里焚烧抢掠;同年10月瘟疫大起,城乡共死2017人。

5、民国85月,新建左军吴攀桂部驻秦,主帅失驭,不下哗变,零股窜入高桥一带林内,自此东南两乡匪祸不止。

6、民国8年(1920年)1216日晚,大地震,倒塌房屋6794间,压死1183人;

7、民国158月,孔繁锦部自东南两乡溃退天水城,残部窜伏山林,侵扰甘泉、李子园;

8、民国17年春大旱,5月南乡霜降,秋收未成。12月回匪攻城,被吉鸿昌击走;

9、民国18年春大饥荒,城乡饿死15570人,绝119户;同年秋,瘟疫大起死2471人;

10、民国19年,马廷贤攻破县城后长期驻扎,抢掠烧杀无度;同年11月回匪临白环里抢财物三千余元,杀男女十余人;

11、民国20年,2月韩进禄和马廷贤失和,后韩部退出,大肆抢劫;10月扇匪攻入白关堡,焚毁房屋、伤30余丁;11月扇匪入南乡马家河、青草里、牡丹园、丰裕川抢掠一空,伤一百三十余人;

(据《天水县志》卷十四)

 

  以上资料粗略地给我们展示了1900年前后半个世纪天水地区发生的各种匪患和天灾,我们的祖辈就是这一段黑暗历史的亲历者。对善良的老百姓来说,对付匪患办法大概就是在先人留下的土堡里暂时逃避,由于那些堡子因年代久远破败故多有维修或者建造,以备不防,这就是同治年间以至到民国20年天水境内仍然兴起维建堡子的社会根源。

至此我们已经基本清楚,近代天水兴建堡子的社会背景。

那么对那些数量众多,且创建年代不详的土堡到底是什么时代修建的呢?

土堡既然是一种防御工事,或者说是一种军事设施,那么什么时候需要这样大量的修建土堡,土堡用于防敌,那么敌人是谁呢?

显然,在一统天下的清、明、元代是没有理由在内地秦州(天水)劳民伤财地修建这些土堡的。

让我们把目光移向1000年前的北宋。

那时的天水是宋和西夏交界地域,汉族和羌人杂居,宋王朝不仅要面对时刻觊觎南侵的夏人,还要应对羌人的抢夺、暴动。在这种背景下,边地实行的是亦军亦民的屯田制度。而修筑土堡则是屯田的具体举措之一。

在北宋,秦州府属秦凤路,管辖四县一监二城七砦三堡以及堡川城、甘泉砦、安远砦、定边砦、绥远砦、小落门砦、弓钟砦、董哥平砦:

其中四县:成纪县领39砦;陇城县 领7砦、清水县 领19砦;

天水县 领;

监一:太平

城二:伏羌城 领11堡;甘谷城 领5

砦七:定西砦领6堡;三阳砦领14堡;弓门砦领7堡;静戎砦领9堡、安远砦、陇城砦、鸡川砦;

堡三:禾穰 领14堡;冶坊领6堡,达隆堡

(据《宋史 地理志》卷87

以上的城、砦、镇、堡本意就是军事设施,也是一种军事建置。现在天水仍有许多村庄名为“某旗砦”,就是这样一种历史遗物,只不过现在把砦写作寨了。当时砦管理堡,就是一个砦组织管理所领堡子周围有税户、砦户耕田、训练以及按上级指示部署作战。

《宋史 志第191》:诏秦州成纪六县,有税户弓箭手、砦户及四路正充保毅者,家六丁刺一,九丁刺二;有买保毅田承名额者,三丁刺一,六丁刺二,九丁刺三,悉以为义勇。…每召集防守,日给米二升,月给酱菜钱三百”。

这里的刺,就是在参与保毅的人手背上刺黑作为标记,这些人一边修筑土堡,一边在土堡周围开垦环田,按照军事化的编制在农闲时节集中训练,一旦有事,各砦户的保毅即可变成可卫戍战斗的军人。

 “建隆二年,(高防)出知秦州,州与夏人杂处,罔知教养,防齐之以刑,旧俗稍革。州西北夕阳镇,连山谷多大木,夏人利之。防议建采造务,辟地数百里,筑堡要地。自渭而北,夏人有之,自渭而南,秦州有之。募卒三百,岁获木万章。”《宋史 列传29

建隆2年即公元961年,以上说明在高防任秦州知府时,曾给朝廷建议采造秦州一带的树木,供给京师。所谓辟地数百里,说明当时森林茂密几乎不通道路,故有开辟一说,筑堡要地,不仅是为了守卫边地,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作为采伐树木的据点,因为争夺树木资源,高防和羌人、西夏发生过冲突, “夏部尚波于等率诸族千余人,涉渭夺木筏,杀役兵。防出与战俘获四十七人以献” (《宋史 列传29》)

但是宋太祖在接受战俘后考虑边境不宜多事,便给夏部的酋帅赐还了俘获的一些银带、锦袍后遣送回去,次年6月以年事高为由撤回了高防,由吴廷祚代知秦州。伐木的建议被搁置。(事见《续通鉴 卷2》。

在高防在秦州首开筑堡浚壕后,大规模筑堡的是曹玮。

曹玮是北宋名将曹彬的小儿子,在太宗、真宗两朝“将兵几四十年”。《宋史 曹玮传》很详细介绍了这位19岁便知渭州的名将后人在戍守渭源、秦州、环县、庆阳西北边防的卓著功勋。其中对边区筑堡介绍尤详:

初,张佶知秦州,置四门砦,侵夺羌地,羌人多叛去,畏得罪不敢出。(曹)玮招出之,令入马赎罪,还故地,至者数千人,每送马六十匹,给彩一端。筑弓门、冶坊、床穰、静戎、三阳、定西、伏羌、永宁、小洛门、威远十砦,浚壕三百八十里,皆役属羌厢兵,工费不出民。”

“要害处为筑堡,使自堑其地为方田环之”、“开边壕,率令深广丈五尺;山险不可堑者,因其峭绝治之,使足以限敌,后皆以为法” 《宋史 列传17

由此以肯定,秦州砦、堡大规模建设是从北宋初开始的。

这种土堡以点状的形式分布在西北边界各个要地,一旦有事,可迅速集结也可迅速分散。就现存的堡子看,不一定都是“军营”,也有的属于烽火台、瞭望台。例如,天巉公路第一长隧原名“唐家风台隧道”就是在唐家堡子下面。这个堡子俗称唐家风台,根据它处的地理位置,我们可断定这个堡子的作用就是“望风”,因为堡子正好处在三阳川和罗玉沟分水岭仁寿山的最高点上。这个堡子远离村落,周围也没有环田,显然不宜长期驻守,但是站在这里,三阳川渭河两岸一览无余。如果在这里点燃烽火,渭河北岸的敌情可迅速传动到秦州城内,类似还有金集堡。

把军事防御的斗争准备深深根治在秦陇高原上,同时因为砦户在堡子周围耕作自给,也减轻了中央的财政压力。这是很有效的巩固边防策略。

史料显示,砦堡的建设一直持续到直到北宋(公元1127年)亡覆,到公元1188年,秦州就被金完全占领了。

也就是说,天水土堡的建设时间基本可确定在960-1188年之间。距今整整一千年了。

到此,我们还发现了另一个问题,千年前的天水渭河两岸森林茂密,而今却是光山童岭。宋朝建都开封,需要大量的木料,地处边塞的秦州成了采伐木料的最佳场所。一是因为通过渭河、黄河可直接用木筏送至开封的黄河边,比较方便省力;一是因为秦州边地处于拉锯之中,有恐失去之忧,就采取掠夺式的采伐。结果天水广茂的林木成了两国都想贪取的便宜。这可能开了个很坏的头,从此筑堡、伐木,最后天水植被破坏,大量的泥沙带到黄河,最终加速成就黄河成了地上悬河。聪明的宋朝人对河渠的治理可谓不遗余力,但避免不了开封被淹的命运。这大约是高防采伐林木时没有想到的。

现在,这些建在山腰上的土堡依然栉风沐雨,我们发现,这些黄土夯筑的城墙在多雨的天水竟然没有太多的剥落和侵蚀。最大的破坏竟然是来自村民取土造成的坍塌倾颓。按照现在的工程质量,不要说黄土,就是水泥,早就化为乌有了。但是千年来,这些堡子依然保持着城墙的形状。我们会怀疑,这些堡子仅仅是黄土夯出来的吗?是不是还有其它的配比配方呢?

                                                                       (2010.9.27-28)


渭南镇曹家堡

渭南镇曹家堡


全部脚印 不留脚印 留下脚印:
  评论这张
 
阅读(779)|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